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一件令我难忘的事高中作文高中作文

来源:钟音文学网    时间:2019-07-12




【导语】生活中,我们都经历过无数的事,其中一件令你最难忘的事是什么?下面是第一范文网收集整理的一件令我难忘的事高中作文,希望对您有所帮助!
【篇一】

  一个双休日,我在房间里做作业,做了没一会儿我就觉得累了,于是便拿起新买的书,本想只看一会儿,但书中的内容深深地吸引了我,时间、作业都被我抛到了九霄云外。突然,我听见妈妈房间的门打开了,便下意识的把书扔在桌底下,可妈妈迟迟不进来,我探出头一看原来是弟弟出来上厕所。我舒了一口气,下意识的看了看手表,天哪!时间已过去几小时了,但我却才写几个字!我不由得紧张的赶起作业。赶了一会儿作业,只剩下一篇日记没写了。想起那诱人的还没看完的故事内容,我在心里自我安慰:“就看一会吧,反正只剩下一篇日记没写了。”想着想着就小心翼翼的拾起书又看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妈妈房间的门又开了,我以为又是弟弟,没想到这次妈妈真的来了,我治疗癫痫病除了药物还有别的治疗方法吗?还没来得及把书扔掉,就响起了开门锁的声音,我只好把书夹在腿中,拿起笔假装认真的写起作业来。妈妈看见我正在认真的做作业,很是满意,但看到我才刚写完的开头,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随即空气凝固。我偷偷瞄了一眼妈妈,满面怒容的妈妈像一只饿坏了的的母老虎似乎可以一口把我吞了一样,我吓的书都掉在了地上,虽然我迅速的把它踢进桌底。但妈妈还是看到了,怒气冲冲的大喝:“你怎么总这样!跟你讲多少遍先做作业再看书,你怎么老左耳进,右耳出,啊?爱看书是好的,但你每次都没有节制,怎么行呢・・・・・・”一阵狂风暴雨后,我的书被撕碎像雪花一样落下,我的心也像雪花一样落下,不知是对妈妈的仇恨还是为那本书难过。

  虽然妈妈后来又买了一本给我,我也不恨妈妈了,但我脑海中却时时浮现妈妈那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我再也不在没做完作业的情况下看课外书了。

  我们当天没有来得及找,直接住到了农家院,农家院里的设备齐全,可惜的是没有电视,我们走在路上的时候,我爸爸骗我说:“农家院里没有电。”我大吃一惊的问:“不可能吧?那晚上多没意思啊。”我爸说:“就是想让人你们体验一下我们小时候南京癫痫病哪个医院好的生活,再看看你们现在这来之不易的生活。”

  我们晚上吃了一顿农家饭,农家饭虽然没有城市里的大鱼大肉好吃,可是让我们懂得了要珍惜粮食和不要浪费食物。我们住的农家院非常好,院外有石磨,磨起来非常费劲,还好我们的“老大”找到了石磨的绝窍,我们磨起来就变的非常容易了。我们的院里有一只黄白相间的小猫咪,我特别爱逗小猫咪玩,小猫咪还不怕人,还非常的乖巧,小猫咪要是饿了话,就会喵喵的叫个不停,好像在说:“我饿了,我饿了!”我就回答说:“我们也饿啊,可是菜还没熟哪!”我觉得猫好像能听懂我说话似的,就再也不叫了。等我们吃饱饭了,可不能忘了猫咪,我给猫咪找了一块排骨,猫就吃了。我们六个人开始了斗地主,我们斗着斗着就不想玩了。我们又玩了赢牌,先是石头、剪刀、布,我们赢的一方从输的一方就可以拿走一张牌,我们觉得赢的太慢了,就开始玩10张、5张,甚至更大的数,我们玩到了11点,我们不想玩了,就回屋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天蒙蒙亮,我就起床了,我们的老大居然起的还早。我和我的老大随便聊了一会儿,他告诉我今天他要走。我依依不舍的告别了他。我们早上9点多就到了“古崖居”,我们在途中看见了一个养鸡场,养治疗癫痫西藏哪家医院好鸡场里的小鸡可以从网里钻出来,因为网特别的大。

  我们感到非常有意思,所以我们就逗鸡玩,我们想进鸡园捉鸡玩,可是鸡园门口的老爷爷告诉我们,因为门口有狼狗不让进去,所以我们打消了这个念头。我们来到了古崖居,玩的非常有意思。我的这个周末玩的非常开心。

  这时,我和陈辰走到许洁的位置旁,见到许洁不仅没有买文件夹,而且合唱的歌谱连一张也没有,桌子上空无一物,还悠闲自在地抄着作业。看到这情景,我和陈辰都不由地生气了。陈辰不由得皱起了眉毛,说道:“许洁,你怎么歌谱还没有复印呀?你歌谱都不复印,还照样玩,怎么这样!”“我・・・我找不到人复印呀,你们又不借我。”许洁抬起了头,嘟着嘴,说道。“哦,你找不到人借,你就不复印啦?”陈辰见许洁顶嘴,怒气冲冲地分问道。“就是说呀,我告诉你啊,许洁。我那天第一天去合唱,上完第一节课后,我就立刻向姜莹借歌谱复印,她有一张不借我,我就下课也去问她借,死缠烂打。哪像你,试个一次,失败了,就再不试一下了。”“就是说呀,陆焓啊,她上完一节课,就立即向我们借歌谱,一刻都没闲着,你呢?”陈辰还没等我说完,就立刻加上个几句哪家医院治癫痫好。“好,许洁,我问你,你准备怎么办?”我见许洁抬起头,一句话也不说,心中的怒火一下子从火苗,燃成了熊熊大火,好不容易克制了一下,沉住起来,问许洁。“我也不知道・・・・・・”许洁喃喃自语道。这下子,陈辰可是气到,就差头顶冒烟了,不停的数落起许洁来:“你怎么这样啦!你难道就真被这样啦!啊啊啊?你到你要不要来合唱啦?我看你是不想来・・・・・・”没想到,许洁被陈辰这样一说,伏在桌子上,“呜呜”地哭了起来。这下子,我有些乱了,走到许洁身边,本想对她说:“你别哭了,不要让眼泪击垮你的理智。”可是,说出口的话,却成了:“你别哭了,你的眼泪是没用的。”我突然有些责怪自己,怎么安慰的话到了嘴边,却成了刺激性的话?可是,再看看许洁,听了我的话,没有丝毫要停止哭泣的样子,刚刚的那一点愧疚感,顿时灰飞烟灭,觉得没有希望了,便伏在许洁耳边,轻轻说了一句:“你想来的就来,不想来就留在这儿吧。”说完,便和陈辰、姜莹,走了。刚走到教室,便听到姜莹的声音:“喂,陆焓,许洁她来了耶。”

  这件事,让我很是吃惊,像许洁那么胆小的人,竟然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停止哭泣,鼓起勇气,跟了过来,许洁,你变了,变勇敢了!

© wx.llteo.com  钟音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