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梅梅的眼泪 第三章 随风潜入夜

来源:钟音文学网    时间:2019-10-19




这天,黄中和老板产生了点摩擦,心情不好,便喝起了闷酒。喝着喝着,想起了那个看不起自己的女人。他对她那么好,千般依着,万般顺着,到头来,还不是嫌自己没本事把自己逼走了。后来,黄中听说自己走后不久,那女人又找了个有钱的人,很快就嫁了。黄中恨她,恨她无情。可转念又想到,自己从她丰腴的躯体上,撒欢那么多年,觉得自己也不吃亏。想到这儿,脸上又浮现出笑意。

一瓶。两瓶。黄中又想起了梅梅,觉得这个小丫头是那么可爱,那么单纯,那么漂亮。她是孤身一人,要是跟了我,我得多幸福呀!刚想到这儿,黄中又嘲笑自己,比人家大那么多,要真那样,别人该怎么笑话我呀?还没等到别人笑话,黄中自己先偷笑了一波。

转念一想,黄中觉得梅梅对他那么好,什么心事儿都愿意给他讲,还带他进屋,给她倒水喝。而且,自己是该有个女人,给自己洗洗衣服,陪自己睡觉,给自己生个孩子……想到这些,黄中琢磨着找个时机告诉梅梅。

黄中将一叠钱交给这三人中的一人,并说道:“事情办成以后,再给剩余的钱。我提醒一句,一定要办好喽。”那人接过钱,边数边回:“收钱,办事儿,是我们三兄弟的江湖规矩,事儿没给你办漂亮,咱一分钱不收。”黄中说了声“好”,补充说道:“你们随时准备好,等候我通知。”

两天后。天气变好,风清气爽。黄中等梅梅吃过饭后,提议一起去江边散步,好吹吹江风,也看看涨水的江面。梅梅觉得天色尚早,便答应了。

路途中,梅梅下车去了趟洗手间。正巧,在这里遇到肖倩。二人简单寒暄后,肖倩嚷着要与梅梅一起去,并笑呵呵地说道:“你个小妮子,真是见色忘友呀!这回我得去当回电灯泡,照照你的色相。哈哈……”

梅梅捏了捏肖倩的手,说道:“去你的。你家那位兵哥哥呢?什么时候带来让我饱饱眼福嘛,不要一个人独享哇。”

两个人手挽手,嘻嘻哈哈往外走。

癫痫应该如何进行治疗ormal;">黄中借机给那三人打了电话,告诉对方可以动手了,地点在江边,并再三强调不要误伤了人。

梅梅领着肖倩朝黄中走来,说明了情况。黄中愣了几秒,还是强颜欢笑,载着二人往江边走。不多久,三人就来到江边,梅梅与肖倩手拉手跌跌撞撞走在前面,黄中紧跟身后。

“别动――”三人突然从旁边树杈下面跳出来,站到梅梅前面,其中一人手持木根指着梅梅。

被这突如其来的局势给吓蒙了。梅梅死死抱住肖倩的手,藏着眼神,不敢吱一声。肖倩虽然遇到过很多类似的情形,但那都是在电影给里、电视里;而眼前可是实战。肖倩心里很紧张,但还是定住脚跟,责问道:“你们要干嘛?”

“嘿嘿,放心,我们不缺钱,也不缺爱,就是想保护二位美女,一起散散步。哈哈――”一人歪嘴歪齿地说道,伸出手来,拉梅梅的手。

黄中见状,二话没说,冲上前来飞身一脚,正踩在那人的腰椎盘上。那人“哎哟”了一声,顺势倒下。另外两人看见头儿伏在地上哀嚎,大骂道:“妈的,找死哩。”话音未落,扶起那人,一起围着黄中立马展开了局面。声音配合着拳脚,稀里哗啦一片。

梅梅赶紧掏出手机报警。而肖倩从旁边折断截树枝,前来助阵。由于肖倩的参与,打破了黄中等人的局面,其中一人由于失误,用木棍打到了肖倩的头上,肖倩都没叫出声来,就晕倒在了地上。

那三人见状,向黄中递了个眼神,拔腿便跑。还放出一句狠话来:你小子给我们等着,不会放过你。

梅梅吓得赶紧就哭了,一边摇着肖倩,一边打着救护电话。黄中一簸一簸地绕过来,抱着梅梅,告诉她不要哭,肖倩会没事儿的。

梅梅把头靠在黄中肩边,止不住地哭,止不住的泪。黄中心里默默地念着:肖倩快点醒来吧。这帮兔崽子,说了多少遍不要伤人,看把事给我办的。

癫痫病怎样治好amily: 微软雅黑,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medium; white-space: normal;">病房里,肖倩逐渐苏醒过来。看见梅梅双眼浮肿,脸颊上还挂着泪痕,说道:“小妮子,没事儿吧。”

梅梅拉着肖倩的手,哭哭啼啼地摇着头,回道:“我没事儿,这件事儿都怪我,怪我。”说到这儿,梅梅的泪水又滑了出来。

医生过来,告诉他们,病人没什么大碍,输了液,好好休息两天就没事儿了。紧接着,几个警察进来,向他们询问了情况,做完笔录便离开了。

不一会儿,肖倩的父母赶来了,指着梅梅胡乱骂了一通,骂她是“扫把星”。黄中护了梅梅几句,也被骂了一通。

肖倩不停地解释,说与梅梅没有关系。

等肖倩输完液,大家就散了。临走前,肖倩告诉梅梅不要把她母亲的气话放心里。梅梅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流泪。

黄中载着梅梅走了。一路上,黄中回忆着刚刚的情景:梅梅靠在他肩上。那一刻,他觉得好惬意。想着想着,黄中觉得梅梅像是贴在了自己背上,隐隐约约从梅梅腹部传来了暖流。黄中的心跳加快了,车速也加快了。

虽然,夜很深,但是道路上南来北往的车辆依然那么多,速度依然那么快;两边的灯光也还都那么闪烁,射得人眼花。似乎刚刚发生那幕,已经很遥远了。

梅梅很自然地将黄中带进了家,和上次一样给他倒了杯水。黄中喝了一口,坐到梅梅旁边,问道:“没事儿吧?”同时伸出手,想象着她脸上还有泪水,帮忙擦拭。在这瞬间,黄中的心跳得好快,手也有些颤抖。

“我没事儿,你还好吧。”梅梅没有躲避黄中伸过来的手,而是在他替自己擦过泪后,自己又抬手擦了一遍。

黄中红了脸,一把拉过梅梅,把她抱在怀里,紧紧的搂着。梅梅象征性地推了一下黄中,但发现自己太柔弱了,根本无济于事,只是轻声地喊了声“黄二哥”。

兰州癫痫病专科医院靠谱吗: normal;">黄中感到自己怀里的梅梅,那么柔软,那么香,有一股神奇的力量,推动着自己的血液全身澎湃。梅梅也感受了黄中心脏的跳动,来来去去,跳进自己的耳朵里。不经意间,梅梅又看见了那本久违的书,那些刺激的文字不断从里面浸出来,飘入眼里,流到血液里,刺激着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一双强有力的手,在梅梅后背上,散发开来。

“把灯关了吧。”梅梅小声哼道。

黄中接到命令后,迅速完成了梅梅的指令,然后又回到了刚刚的坐姿上来。黄中握着梅梅的手,往那团着火的地方移动……

在这黑灯瞎火的房间里,飘满了许多莫名其妙的声音“我爱你”、“我也爱你”、“快点”……

过了好久,屋里的灯又亮了起来。恢复了以往的平静,犹如炽热的草原,经历了一场暴雨。黄中走到厕所里,把那团燃尽的火灰掏出来反复查看,然后在喉咙里嘀咕道:现在的女人都变坏了,这么小就不纯洁了。哎……

黄中出来后,抱着梅梅进入了梦香。

“和我一起生活吧,梅梅。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第二天醒来,黄中就对梅梅说道。

梅梅被这冷不丁的一句话打乱了思绪,因为她不知道黄中口里所谓的“生活”是什么意思。是一起吃饭?是一起睡觉?还是结婚?这么深奥的话题,梅梅从未想过,但她心里还是有些好奇。又想着,这段时间以来,黄中对自己那么好,为自己炒菜、打架,听自己诉苦,送自己回家。而唐洪,除了在他需要自己的时候说些好听的话哄着自己以外,只会叫自己帮他洗衣、做饭;自己也不想再受到唐洪的折磨和利用了。想到这些,梅梅回了一句:“你真的会照顾我一辈子么?会对我好吗?”

“我会的,对天发誓会对你好。不然就让天打雷劈了我。”说着,黄中朝着天花板举起了手。

“那我想想吧。”梅梅说道。

哈尔滨哪家能治疗癫痫病y: 微软雅黑,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medium; white-space: normal;">“我等着你的回答。以后你不要再一个人出去玩了,我担心你遇到坏人。”黄中给梅梅煮了碗面条,给梅梅叮嘱了两句,便回去上班了。下楼的时候,黄中从裤袋里摸出一粒药来,犹豫了会儿,还是扔掉了。

看着桌子上热气腾腾的面条,不断地吐着白气儿,直冲冲撑到天花板。梅梅坐过去,捧着碗,默默地看着,回想着昨晚的一幕幕。屋里空荡荡、静悄悄的。想到近一年来发生的事儿――父亲被病魔拉走;唐洪沾污自己;胖婆的敲诈;遇到流氓;肖倩受伤;黄中说“一起生活”。这一切都来的那么快,那么沉,硬生生让一个十三、四岁的姑娘一一承受了。想到这儿,泪珠儿又旋转而出。

梅梅脑海里一遍遍闪过黄中的话“我爱你,和我一起生活吧”,心中似乎又有了希望,于是香喷喷地吃起了面条。

又过了一段时间,唐洪终于回来了。梅梅把与黄中相遇,想搬出去和他在一起生活的想法告诉了他。

唐洪听完,心里特别的不痛快,盯着梅梅问道:“你是不是被那小子睡了?”

梅梅根本不敢抬头面对唐洪,脑瓜里嗡嗡地响着唐洪那句“被睡了”。顿时,梅梅觉得自己好坏,低着头不言语。

唐洪重重地“哼”了一声,说道:“不要脸――今晚你就睡这儿吧,明儿天一亮,你就收拾完走人。”唐洪伸出手指了指沙发。

唐洪的话,犹如一把细细地刺,扎在梅梅的心上,让她两眼发酸。梅梅觉得眼见一黑,泪水就涌了出来。今夜很安静,因为梅梅完全溺在自己的悲痛和泪水中,再也听不进别的任何声音。

过了不多久,梅梅快要睡着了的时候,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一双手,在不停的抚摸。便伸手去捉,果然抓住了一只手――唐洪的手。

“嘘――是我,梅梅。对不起啊,是我语气不好,你别埋怨我。其实,我也是担心你遇到坏人,才生气的。”唐洪抱起梅梅往屋里走。这瞬间,唐洪确实觉得自己刚刚过分了。


上一篇: 难忘的父辈岁月

下一篇: 你的世界

© wx.llteo.com  钟音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