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过岷江源

来源:钟音文学网    时间:2019-10-19




过岷江源

   


    去年8月,我随一个旅行团到九寨沟至黄龙旅游,在导游的催促中,在汽车的颠簸中,在身体的不适中,走马观花地在各个景点穿梭、游走,疲于奔波,无法在心仪的景点长久驻足,细细品味,相反在旅途中停留了短短十几分钟的岷江源,却成为这次旅行中我最难以忘怀的地方。

  早晨八点,我们从九寨沟县出发,前往位于松潘县的黄龙,车行至松潘县境内,气温陡然下降,空气冷冽凄清,有高原特有的风吹来,窗外是高原特有的景致,这是一片平坦的土地,路两旁有稀疏的青草、树木和星星点点散落在其间的房屋,天,是黝黑的,深邃苍凉,放眼望去,天很低,与远处低矮的山峦相接,山上有隐隐约约的羊群在缓慢的移动,像流动的白云。

中药能治好癫痫病吗

  这是一个叫做弓杠岭的地方,海拔3690米,是高原了,我想起了曾经去过的高原城市青海格尔木,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高原的风都是这样不呼啸、不张狂,冷冷的吹着,用那不动声色的寒冷侵袭着一切,不远处,那高耸入云的的大山背后,就是青海吧?

  汽车停了下来,导游说岷江源到了,我随着人群下了车,立刻一阵冷风袭来,我打了个寒颤,在路边一个小小的沟渠中央,立着一块石碑,上书:岷江源。

  啊!这就是岷江的发源地,岷江,川西的母亲河,都江堰的主水源,我见过和听说过许多江河,我对它们的印象很笼统和模糊,从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在一条大江的源头驻足,一直以来对事物追根溯源的那份好奇心,让我在此时激动不已,一想起那浩浩荡荡、奔腾不息的岷江,竟是从这里流出的,它是从哪里来的一股溪流?为什么会从这里浸润出来?无数的疑问在瞬间充北京大学首钢医院癫痫科好不好塞我的脑中。

   我怀着敬畏和好奇,走到沟渠边,亮晶晶的清水在沟渠中涌动,流淌,如流动的水银,水,不断从青草茂盛处涌出,这涓涓的细流,汇聚的却是澎湃浩瀚的岷江啊!

  一声稚嫩的童声,打断我的思绪:阿姨,买个手镯,让我开个张吧,一个8、9岁的男孩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面前,黝黑的脸上有一抹高原红,那是高原上强烈的紫外线长年照射的结果,孩子穿着藏袍,眼睛里充满了渴望,我看了看他手中的东西,有藏族特有的转经筒、还有几串项链、几个手镯,男孩的手背也被晒得很黑,我看着他手中这些廉价粗糙的物品,却不忍拒绝他眼睛里巴望的神情。我想起了我的孩子,以及无数像这个年龄还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孩子,以及他们的肯德基、高昂的玩具,公园里那些花样百出的娱乐,这些属于城市孩子的一切,这个孩子应该没有吧?他有的是与他小小新乡市看癫痫病去哪家中医医院年纪不相符的老成,他的家在哪?离这里有多远,这里一片荒凉,连飞鸟也不屑从这里飞过。

 “阿姨,让我开个张吧”孩子执拗地重复了一遍,“你住在哪里?”我俯下身,问这个孩子,他用手指了指远处山脚下,树木掩映下有一座小小的房屋,“那里是我家”孩子很高兴能给我介绍自己的家,“放暑假了,我没有事就来卖这些东西”,我掏出十块钱,买了一个转经筒,转身上了车,“阿姨,找钱”,他追过来,手里拿着5元钱,我没有收那5元钱,孩子一个劲地谢谢。我在那一瞬感到了羞愧,我用5元钱就获得了一个孩子如此的感谢,其实我知道,这种有限的帮助是多么的微不足道、无济于事,他的生活并不会因为这一点帮助而有所改变,可是从孩子脸上的笑容里,我知道,他爱他的家,爱这里的一切,这是生他、养他的土地,他属于这块土地,即使这块土地在别人眼中是如此贫瘠和荒凉。

柳州癫痫病小发作治疗  车子启动了,孩子在车窗外向我挥手,再见了,岷江源,再见了弓杠岭,但愿下一次来这里,你们都还如今日一样在高原的寒风中迎接我们。

  这是公元2019年8月2日,一个寂寞凄清的上午,一个叫做弓杠岭的地方。


   



者姓名:易涛

作者单位:四川江油川西北气矿离退休管理中心

联系电话:0816-3612133








上一篇: 《伟大》

下一篇: 《儿时的雪》

© wx.llteo.com  钟音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