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车祸(短篇)-

来源:钟音文学网    时间:2021-04-05




    张林从医院回来,看上去高兴多了。这些天,他做饭、洗衣裳、送孩子上学,几乎包揽了全部家务。一有时间,他还要陪老婆莲姐聊聊天,逛逛街,还说些感激话。什么这辈子遇到你,满足啦;和你过日子,值得啦。。。,说得老婆都有些奇怪:这人,住十几天医院,咋学会话多了?老婆见他这几天精神特好,也没有多想。今儿早起吃罢饭,张林骑上自行车,送儿子鹏鹏上学。儿子虽然不乐意坐爸爸的车子,噘了噘嘴,还是上跳到车子的后衣架上。张林走后,莲姐就拾掇起自己出摊儿的一档子东西:鞋袜、帽子、皮腰带,准备明天开始出摊儿。张林原是厂里的司机,莲姐是公司里的清洁工,几年前双双下了岗,一个给人家开出租,一个摆地摊儿,一个月也有两千多元的进账。日子算不得红火,却也绰绰有余。前些时张林腿上长了一个核桃般的疙瘩,硬邦邦的,还有些疼,就到医院检查,医生说要切片化验,住院治疗,她才暂时收了摊子,又是送学生上学,又是伺候病人,家里、学校、医院三头忙。前些时张林从医院回来,她才腾出手来,思量赶快出摊儿。
    莲姐把东西整理得差不多,门铃响了。她一开门,邻居王老头慌慌张张地站在门外:
    “夏莲,你快去看看,你家张林出事了,就在前街!”
    莲姐一听,身子一颤,便莽莽撞撞地跑到前街。
    街上,一大群人把一辆小箱车货围在中间,三轮车翻了个底朝天,张林躺在小箱货车左前方七八尺远的地方,头上还往外淌着血,身子底下一大片殷红。莲姐挤进人群,一下子扑到张林身上,抱住已经断气的丈夫大哭起来……
    事故的处理很顺利。肇事司机叫林继夫,和张林岁数差不多。莲姐提出赔偿二十万元,他竟然一口答应了。只是付款分了三次,最后一次,迟了半个月。办罢丈夫的丧事,莲姐每天老是看着张林的遗像发呆,就是做饭,送儿子上学,还得强压一压癫痫病小发作有哪些症状悲痛,静一会儿心。时间过了半年多,天气也热起来了,她才慢慢儿解脱,心里也清净了许多,心想尽快收拾好这档子事儿,好抽出手挣俩钱,补贴家用。
    这天,她把张林的衣裳、鞋袜、常用的小东西和十几本闲书整理好了,搬到院子里,出门去叫来一个收废品的,让他把三轮车蹬进院里。那人下了三轮,一见莲姐,愣了:
    “是你!”莲姐也同时喊了出来。
    那收废品的是肇事司机林继夫。
    “你,你咋变成了这样?”
    林继夫拿着搭在脖子上的湿毛巾擦了擦:
    “还不是因为你们家张林?”
    “这,这咋会呢?你不是办着小公司,开着汽车送货吗?”
    “哎!全都没有了。不满你,我啥也没有了。连老婆、孩子、房子,都没有了,现在,就剩下这辆三轮车了。哎!”
    “你到底咋啦,这都为啥呀?你快说说。”莲姐急了。
    “我跟俺们妮儿她妈几年前就下岗了。我们下岗后,摆了几年地摊儿,好不容易积攥了十几万块钱。去年秋里,买了一辆小箱货车,赁了几间仓库,搞起货物配送。出事那天,我们开张还不到一个月!那天上午,你们家张林蹬着三轮车,直朝我的车上冲,我刹车都来不及!事出了,赔偿二十万,我回家一说,我们妮儿她妈就不干了,她和我大吵一场,说:二十万,你指望啥赔?她说不能看着孩子受累,要和我离婚。我们吵了好几场,终于达成了离婚协议:女儿、房子归她,生意归我,其实就是我一个人出来。当时为了赔偿你们,我把公司、汽车都卖了。钱还不够,又向亲戚朋友借了五万块。这不,事情一过去,我就开始收废品还账。”
  &n烟台羊羔疯临床治疗方法bsp; 林继夫说得虽然深沉,到底是男子汉,还没有落泪,倒是莲姐眼泪汪汪的,掏出手帕擦着。
    林继夫说着,整理着。他把那些物什分好类,捆成捆,又一一过了秤,码到三轮车上。莲姐帮着他捆着、搬着,不断地提醒他不要过秤:你拿去得了,就不要算什么钱了!林继夫码着码着,从里面检出来一个黑皮的日记本,递给莲姐:“大妹子,这是个日记本,恐怕是张林记了什么,你还是收起来吧。”
    莲姐正在帮林继夫整理东西呢,一见日记本,她手抖了一下:丈夫平时没有记日记的习惯,这日记恐怕是他生病后才记下的。她顾不上帮林继夫整理东西了,拿着日记低着头只是发呆。
    车子装好了,林继夫掏出计算器,摁了一会儿,又从腰里掏出一卷零钱,数出来半沓,又添了一张十元票,递给莲姐:
    “大妹子,给你,这是今儿的废品钱。”
    莲姐正发呆呢,听着林继夫的话,身子一颤,看见他递过来钱,连忙推让:
    “大哥呀,张林这事儿连累了你,我心里也不好受。这东西,你去卖了,钱,我不要。”
    “大妹子,那事儿过去了,别扯拉它了。这钱,正当买卖,咋不接?你们孤儿寡母日子也不容易。再说,这几十块钱也解决不了我啥问题。”
    林继夫一个劲儿地伸手给钱,莲姐伸手去推,一把竟推在林继夫的手上,她抬头看了林继夫一眼。正好,林继夫也注视着莲姐,四目相对,莲姐脸上一热,连忙缩手。
    林继夫把钱扔到到了地上,推上三轮车快走几步,转身跨上去,蹬上就走。莲姐追出大门:
    “林大哥,还有件事想麻烦你,我出摊儿的三轮车放时间长了,轮胎都瘪了。有时间,能不能儿童癫痫病的医院帮我推去修修?”说完,莲姐奇怪,我干嘛还麻烦人家呀?
    “中,干脆后晌我给你修得了。”
    林继夫蹬上三轮车走了。莲姐接送学生,做午饭,忙了一中午。她送学生返回家里,就翻开张林的日记本:

    11月12日
    上午,化验结果出来了。幸好夏莲不在,这个小小的疙瘩,竟然是恶性肿瘤。医生答应我,说替我保密。医生还说,最佳的治疗方法是截肢,就是锯腿。不锯腿,我的生命就没有保证,最长只有一年多!如果锯腿,我就成了残废。我该怎么办?我不敢想啊,如果我残废了,家里负担该会有多大,鹏鹏怎么办?
……

    11月15日
    这几天,夏莲一天来几回医院,她还得送孩子上学、做饭,看着她受累吃苦,我实在难受。好在前两天交代了大夫,叫对她隐瞒病情。这事儿,我得一个人扛着,不能再让她痛苦。这两天,医生让我输液、吃药,几天了,疼痛轻了许多。我真害怕锯腿,如果我残废了,谁来养活夏莲和孩子?我实在没有法子!特别是钱花了,人残了,自己夹着拐杖,哎呀,真不敢想!我有啥办法,能让她们母子有饭吃,有衣穿,让鹏鹏上学,就是我死了也值。。。。。。

    11月17日
    今天下午和病友老李聊天,他说了一句:干脆出院,钻到汽车轮子下面算了。是啊,这还真是个好办法!我若是这样做了,自己干脆利索少受罪,还能给她母子们挣一笔赔偿金,我为啥不这样干呢?对,明天就出院!
    莲姐看着看着,泪水又夺眶涌出,木头墩子似的痴呆呆地坐在沙发上。
    “大妹子,你的三轮车在哪儿?”
&nbs合肥正规的癫痫病医院p;   莲姐猛然一愣,见是林继夫推着三轮车进到院里。林继夫从车厢里拎出工具袋,朝她打招呼。她连忙擦了擦眼泪站起来:
    “大哥,车子,在这儿,在这儿。”莲姐嘴里说着,却把翻开的日记本递了过去。
    “大妹子,你哭迷了。事情早过去了,你也该放下了。”
    莲姐似乎有些清醒,她盯了一会儿林继夫,沉下头,再次递上日记本。
    “你看看,我们家张林,他对不住你。”
    林继夫接过日记,脸色凝重。他一页一页翻看,看着看着,使劲儿跺了一下脚:“嘿!!”
    “大哥,那钱还没有花,我全还给你。”莲姐低声说。
    “我,我还要钱干啥?家没有了,老婆、孩子都没有了,我还要钱干什么?!”
    “有钱,她们还会再回来啊!”
    “晚啦,人家已经——,唉!”
    莲姐直看着眼前这个汉子,看了一会儿,她竟然朝他跪了下去。林毅夫急忙搀住莲姐:
    “大妹子,你这是何苦来着?”
    莲姐搀起来了,两个人都不说话了,低头站在屋里。莲姐偷瞟一眼林继夫,林继夫偷看一眼莲姐,俩人足足站了一个多钟头。莲姐嘴唇蠕动几下,终于张开了:
    “大哥,你是好人。我,我们娘俩亏欠着你。你看,要是你不嫌弃我们累赘,不怕拖累你,咱们,嗯,嗯,先坐着说,好吧?”莲姐声音特小。
    林继夫点点头,机械地跟着莲姐坐到沙发上……

© wx.llteo.com  钟音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