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多幕情感话剧剧本《心愿》文学小说www.hlmsw.cn,问君能有几多愁主题曲

来源:钟音文学网    时间:2021-04-05




人物

朱德春——某市一个普通市民,下岗工人。

朱欣月——朱德春的女儿,8岁,某小学在校学生,因病休学在家。

郭大夫——该市中心医院的医生。

孟女士——某集团公司总裁

张记者____某报社记者

吕先生——该市某单位驻京办事处工作人员

大学生甲、乙、丙

群众演员若干

布景

一张桌子,三个凳子,一张床.

幕启

  第一场

医院办公室

[朱德春坐在郭大夫大对面,双手局促不安的搓着,眼睛里流露出焦躁的神情。郭大夫手中拿着一个X光片查看,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沉重]

朱德春:郭大夫,检查结果出来了吗?我的孩子,欣月,她得了什么病,为什么总是喊头痛?

【郭大夫放下片子,站起来】

朱德春:郭大夫,欣月的病,很严重吗?这孩子,这两天闹着要去学校,我怕她有个什么闪失,没答应,郭大夫,怎么样?

【静场片刻】

郭大夫:朱师傅,欣月的病,你天津癫痫病专治医院,【欲言又止】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孩子,得的是脑癌。

【朱德春猛地站起来,身后的凳子“咣当”倒在地上,发出一种刺耳的声音】

朱德春:【激动的】脑癌?脑癌?不!郭大夫,不会的!一定是你们搞错了!欣月,她才8岁啊!刚刚上三年级,她的学习成绩顶好了,门门功课都考一百分,她怎么会得这种可怕的病?我的孩子,我可怜的孩子【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郭大夫同情的看了看朱德春,伸手扶他坐在凳子上】

郭大夫:朱师傅,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检验报告,不会有错的,欣月,你的孩子,她患的是一种罕见的脑癌,医学上称为髓母细胞瘤,这种病,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一种切实有效的治疗方法,我们能做的,只是使用药物,抑制癌细胞的扩散,可这最多只能延续孩子的生命,让她,再看看这个世界,不!随着癌细胞的侵蚀,她慢慢会丧失视觉,她的眼前,会是一片黑暗。

朱德春:黑暗?黑暗!郭大夫,你能,你能明白一个父亲的心吗?我求你,无论如何,也要挽救我的孩子,她的生命,才刚刚,开始啊!她,有许多美好的心愿,还没有实现,郭大夫,您是医学专家,一定有办法,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吗?

郭大夫:朱师傅,我知道,身为一个医生,不能挽救一个濒临死亡的生儿童癫痫病治疗多少钱命,特别是一个刚刚绽放出异彩的年幼的生命,这是我的耻辱!同时,我也是一个父亲,我能体会到你现在的心情,可是,在病魔面前,我实在是无能为力,我只能告诉你,朱师傅,孩子,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她有什么心愿,尽量满足她吧!我走了,你多保重!记着我的话.

【郭大夫下,朱德春拿起桌子上的病历和X光片,踉踉跄跄的下】

第二场

朱德春的家

【床上躺着一个小女孩,病痛的折磨使她的脸色看起来格外的苍白,但她苍白的小脸上洋溢着会心的笑容】

【朱德春上,他偷偷的抹掉了脸上的泪痕,来到小女孩面前】

朱德春:欣月,头还痛吗?爸爸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汉堡包。

欣月:爸爸,我的头好痛,不过,我不怕痛,爸爸,我怕,我怕的是,我拉下了好多功课,老师讲课时,我听不懂,爸爸,我的病什么时候能好?我想上学,我想同学和老师,爸爸,我还能去学校吗?

【朱德春无声的啜泣,他的眼里含着泪水,强忍着心头的悲痛,勉强笑了笑】

朱德春:欣月,你的病,你的病,很快就会好的,现在,什么都不要想,爸爸,爸爸给你脱衣服,睡觉。

【朱德春将手中的病历、X光片偷癫痫病的预防方法有哪些偷塞到床低下,走到床前,轻轻的为女儿脱去外衣,裤子,当他伸手去脱袜子时,欣月却本能的缩回脚,吸了口冷气,朱德春一愣,他抓起欣月的一只脚,看到脚后跟处的袜子,被暗红色的血迹紧紧的粘贴着,他惊异的看了欣月一眼】

朱德春:这是怎么回事?欣月,你的脚,怎么会这样?

欣月:[小声]爸爸,我,我疼的受不了,脚在床上,磨破了。

[朱德春猛地将欣月搂在怀里]

朱德春:[哽咽着]我的傻孩子,疼,你就大声的喊出来,你这么忍着,爸爸的心,就像针扎一样,比你还要疼,你,知道吗?

[欣月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将目光停留在爸爸的脸上]

欣月:爸爸,我知道,我知道,为了给我治病,花了很多钱,咱们家把能卖的东西都卖完了,连你载人挣钱的三轮车也卖了,我怕……我

朱德春:[欣慰的]傻孩子,钱的事,不用你操心,有爸爸在,咱,什么都不怕!

欣月:[笑]有爸爸在,我什么都不怕![停顿片刻]爸爸,天黑了吗?妈妈怎么还不回来?

[朱德春惊呆了,他伸出五指在欣月面前晃了晃,欣月丝毫没有反应,朱德春跌坐在地上,抱头痛哭]

欣月:爸爸,爸爸,你怎天津著名的癫痫医院么了?

[朱德春抬起泪眼,看了看欣月]

朱德春:[无声的啜泣]欣月,告诉爸爸,你现在最想干什么?爸爸一定答应你!

欣月:[低下头思索片刻,憧憬的]爸爸,我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去北京天安门广场,看升国旗。爸爸,你能带我去吗?

朱德春:[点点头]能!能!爸爸背你去!

[欣月欣慰的笑了笑,突然,她的小脸涨的通红,表情极其痛苦]

欣月:[压抑着,痛苦的]爸爸!我,我的头好痛哦!

[欣月话刚说完,便昏迷过去,不省人事了,朱德春大惊,抱起欣月,冲出房门下]

第三场

医院

[欣月在手术室里急救,朱德春在外面焦急的等候,他不时在门缝间窥视,他知道,那扇门打开后,要么是孩子的生命得到延缓,要么,便是死亡的降临,门开了,郭大夫从里面走出来,朱德春急忙迎上去]

朱德春:郭大夫,郭大夫!欣月她,醒过来了吗?她,现在怎么样了?

[郭大夫看了看朱德春,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用手指了指走廊上的凳子,示意他坐下,朱德春没有坐,只是焦虑的,期待着郭大夫的回答]

© wx.llteo.com  钟音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