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三生缘(十一)来生缘——蛾儿的重生_散文网

来源:钟音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这世界有许多奇迹,可奇迹不是偶然发生的,它是有许多必然组合而成。

袁树接到陌生电话,飞快地跑进医院,他先跑到蓝蛾的病房,可什么也没有,青强也不知去向。这时,袁树的电话又响了,他再一次听着那陌生的声音说着他期许的话语:“树,我是蛾儿呀,我在S市最大的W医院的特等病房,你快来吧!”袁树还没从中走出来,却接到这样一个他认为是玩笑的电话,可谁会跟他开这种玩笑呢?听那语气,的确像是蓝蛾,可声音却是那么陌生啊!他边跑边想。很快,他跑到了特等病房门前,他敲响了门,一个保镖模样的男人打开门,说:“这里闲人免进!”

“是树吗?他不是闲人,让他进来吧!”袁树听见那陌生的声音说。

“小姐!”保镖没有让袁树进来的意思。

“让他进来!”一个威严的男声说,他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能让他女儿醒来就迫不及待地寻找。

袁树进来了,所有的人却沉默了。袁树迷茫地望着躺在病床上的,那女孩却如蓝蛾般地痴痴望着他。那神情,有几分酷似蓝蛾,可横看竖看,她都不是他的蛾儿。( 网:www.sanwen.net )

“蛾儿,他是谁呀?我们怎么从来没见过他呀?”女孩的发话了,这男孩长得不错,看上去好沧桑,女儿什么时候换男了,她做母亲的竟然毫不知情?

“她叫蛾儿?”袁树有些迷茫,她也叫蛾儿?

“对,蛾儿,我们的女儿!”女孩的母亲说。

“敢问她的全名吗?”袁树的谜团实在多。

“蓝蛾,蓝天的‘蓝’,飞蛾的‘蛾’。”女孩的母亲报出女儿的名字,不仅是袁树吃惊,躺在床上的女孩也瞪大了眼睛。

袁树坠入了五里迷雾中,又一个蓝蛾,这怎么回事啊?把聪明的他也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这个蓝蛾怎么知道他的电话的?为什么会给他打电话,还叫他“树”癫痫到底能不能@&

此刻,在特等病房的五个人都是迷茫的。女孩的觉得,女儿好不容易被救活,可醒来似乎不认得他们了,醒来四处看看,就到处找手机打电话,找来的却是一个陌生的男孩。他们的女儿怎么了?失忆了?可又为什么还认识这个男孩,那样子还熟悉得不得了?给人一种错觉,女儿像换了个人!

那个保镖也迷糊了,小姐可是他开车接送念书的,男朋友也见过,虽然没这个男帅,可也是很阳光的一个男孩,哪像这个这么沧桑?

那女孩也糊涂了,她不是死了吗?她看到了袁树的伤痛欲绝,她轻飘飘地飞起来,不知飞向了哪里?可一醒来,她却躺在病床上,一对贵气又慈祥的夫妻亲切地唤她“蛾儿”,仿佛,她就是他们的至亲。她觉一切都是那么陌生,似乎储存在她里的,就只有树!她当时只有一个意念,找树!找她记忆深处的树!于是,她问了这是哪儿,从“母亲”那儿要来手机,凭着记忆拨了袁树的电话,电话打通了,袁树没接,她又打了几通电话,直到袁树来到病房。

女孩的父母迷惑是迷惑,可女儿醒来毕竟是好事,女孩的对保镖说:“良成,办出院手续去!”他们的女儿无缘无故昏迷三天三,能醒来,已是万幸了,至于其他的,以后慢慢帮她恢复记忆吧!他把女儿对他们的不认得定格成失忆!

“树,我是蛾儿,蛾儿呀!你怎么像不认得我了?”女孩望着树,能见到树,她是最高兴的,可树却怎么不认她呢?

袁树望着女孩,感觉那神情确实有几分像他的“蛾儿”,她的父母在面前,他又不好详细地问明情况。

一会儿,一行五个人离开了医院。来到医院门口,保镖取车去了。女孩拉着袁树,怕他离开。女孩的母亲说:“蛾儿,我们回家,让他也回去吧!”

“伯母、伯父,我叫袁树,也许这里面有许多疑团,我也希望能尽快解开!如果你们不介意,我希望能和你们好好谈谈!”袁树礼貌地说。

“和你没什么好谈的,女儿是我们的,我们会把她治好的!”女孩的父亲拒绝了袁树的请求。

贵阳癫痫病医院哪好不,树,你不能走,我要跟你走!”在这些人面前,女孩在心里对袁树最熟,所以希望跟他走。她哪里知道,此刻袁树看见的不是往昔的蓝蛾,而是一张陌生的脸,她不知道,她已经换了一张脸孔!

做母亲的总是心软,见女儿如此那个叫袁树的男孩,就让袁树与他们一起回家。女孩始终拉着袁树,进了那个别墅家门,她还是拉着袁树。因为这里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陌生了。她还是第一次进这么豪华的地方,进这么豪华的房子。她被一个十几岁的小保姆带进“她”的房间,那房间装饰典雅,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可这个环境,她完全陌生。小保姆出去了,她坐在那儿发起愣来。穆然,她看见了镜中的女孩,那是谁?她走到镜子面前,那女孩也来到镜子面前,她用手抚摸了一下脸,镜中人也与她一样,她吃惊了:她那一头黑亮的秀发哪儿去了?何时变成了一头黄发?她那完美无暇的脸哪儿去了?她的下巴何时长了一颗痣?突然,她仿佛什么都明白了。明白为什么树不认她了,原来,她换了个样子,还换了个身份,她是另一个蓝蛾,她明白了这一切,从心底涌出一丝悲哀,因为她不是的蛾儿了,虽然心还是,可人却不是了!她坐在那儿,不知该怎么办?

女孩的母亲陪袁树坐在客厅里,她对袁树说:“你叫树?我听蛾儿这么叫你,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对女孩母亲的提问,袁树实在有些难以回答,他认识蓝蛾没错,可不是这个蓝蛾,准确地说,他不认识她的女儿。可不回答她的问题,又觉得没礼貌。他想了想,说:“伯母,我可以先不回答您的问题,您听我说段好吗?”

“不说算了,谁有闲心听你说故事,失陪了,我看女儿去了!”女孩的母亲生气地离开客厅,上楼了。

“伯母,我可以去吗?”袁树厚着脸皮问,他实在还有些疑问,需要解答。

“你是我们家什么人,我为什么要你见我女儿?小芳,送客!”女孩的母亲竟然下了逐客令。

袁树脸皮再厚,此刻也只有选择离开。小保姆刚要把袁树送出门口,只听从屋里传出女孩的声音,“树,别走,要走,我跟你辽宁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个一起走!”随着声音,女孩跑出来了!

“蛾儿,你要气死吗?你跟他走什么?这才是你的家呀!”女孩的母亲地说。

这时,女孩的父亲走出来,生气地说:“蛾儿,你家就不要了吗?你父母都不要了吗?回去!良成,小芳,送小姐回房!”小保姆和高大的保镖一左一右地把女孩“扶”着,女孩一千个不愿走、不想走,可她想起了自己现在的样子,噙着满目泪水,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树,回到了“她”的房间。

袁树走出别墅,脑子里乱乱的。这时,正是黄昏时候,一阵晚风吹来,这晚风也把袁树吹清醒了些。他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事,觉得有些让人受不了。他给青强打了个电话,青强告诉他,他们已把蓝蛾的骨灰带回小县城了。袁树回到家,觉得疲惫之极,他匆匆洗了个澡,也不想吃东西,就将自己重重地甩上床垫,沉沉地睡去。

“树,你和蓝蛾仙子情未了,缘未尽!”一个声音对他说。

“可是,蓝蛾已经走了,去了另一个世界!”

“置死地而后生!她是蛾,她能蜕变!在你娶她那一天,她就会是你那个完‘蛾儿’。”

那声音越来越远,袁树追着那声音,想问个明白,可他拼命地跑,一直追了好远,却什么也没追到。他跑得气喘吁吁,坐在地上喘气。喘着喘着,他醒了。他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刚才做了一个。梦?他又着梦中的情景,想着梦中的话。他有些明白了,这个蓝蛾的身体是那对夫妻的女儿,心却是他的“蛾儿”。“蜕变,蜕变,她能恢复‘蛾儿’的模样?‘在你娶她那一天,她就会是你那个完美的蛾儿’,会吗?”袁树问着自己,也是在问着苍天。

这时,他的电话又响了,是蓝蛾打的,“树,你不认我了吗?我是蛾儿呀!”

“你真是蛾儿?那你给青强、纯儿打电话了吗?”

“他们是谁呀?我干嘛跟他们打电话?我只记得你!”

“记得我的电话,不记得青强父子,这又是怎么回事?”突然,他像想起了什么,说:“你真是蛾儿?那你打开电脑,我们网上湖北癫痫病医院?聊!”袁树要看看,这个蓝蛾能不能打开他蛾儿的。他也走到电脑前,打开电脑,登录。一会儿,好久以来的灰色头像变成彩色的了。袁树有些激动了,他飞快地发了信息。

一笑跃沧海:你真是蛾儿,真的是蛾儿!!!

嫣然飞红尘:我是蛾儿,是与你曾相守千年的蛾儿,可是,我怎么变成这样了,怪不得你不认我,我就不能认我自己了!

一笑跃沧海:你对变成现在这样真的不记得了?

嫣然飞红尘:我只看见你很难过伤心,就轻飘飘地飞了,后来,就躺在那病床上,被他们当成女儿了。我还该记得什么吗?

袁树有一些悲哀,她的那一生,那短短的一生竟然被那一死全然抹去,对青强父子一点记忆也没有,这是幸还是不幸?也许,幸与不幸都是相对而又共存的。

一笑跃沧海:没有!蛾儿,我请你听歌吧,听“难说再见”。

嫣然飞红尘:树,我好想见你!你明天出来,好吗?我对这个家,这里的一切都好陌生。

袁树发信息告诉她,叫她先好好做人家的女儿,他们一时还不能接受女儿的身,别人的心,能做他们的女儿,也是一种缘,就争取做个好女儿吧。他们可以天天网上见,他一切自有定数,自有安排。

于是,那个神采飞扬、玉树临风的“树”又回来了,中,公司里,大家又见到了思维敏捷的、出奇制胜的“树”。

半年后,袁树去了一趟原来蓝蛾住的小县城,他找到青强,想去他家看看,可青强拒绝了,他把他直接带到了蓝蛾的墓前。袁树买了一束丁香花,他把花放在墓前,复杂,真不知是在祭拜什么?蓝蛾吗?她心还在。蓝蛾的身体吗?或许,这坟墓里面什么都没有吧?临别时,青强告诉他,他和蓝蛾缘浅,但他的日子还得过,他已在三个月前娶了个,那女人很会持家,对青纯也很好。袁树还能说什么呢?这或许就是最好的结局!青强,毕竟跟他不一样,不能生生世世守着那一段情。或许,这也是老天的另一种安排吧!

首发散文网:

© wx.llteo.com  钟音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