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幸福的机会_散文网

来源:钟音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遇见你的我,看到我的你,在同样的深里,写了同样的,望着你的我,望着我的你,在同样的时光里,问着同样的问题,谁来?你在等着谁?谁来我?我在等着谁?”

日记本上骑着单车飞驰的青,蓝色的天空,柔软的云朵,开得鲜艳明媚的花,每个人的表情都是那么而真挚,和都是那么纯粹,可是,似乎挥挥衣袖,那弯弯的眉眼和飞扬的唇角就变成了单薄如纸的残章,被定格在一个泛黄的里,偶尔被飞舞的、鲜活的媒介唤醒,隐隐地牵动嘴角想扯出一个微笑的姿势,却鼻头酸酸,眼角涩涩,原来,有一种,有种,蜇伏在忙碌的冰层下,汹涌如昨……

(一)

高大的梧桐泼洒着浓绿,清凉一片,宽敞的操场,的跑道,层层叠叠的爬山虎下露出乌瓦红砖的图书馆一角,岁月的衣裳慵懒的挂在一方静土里,优雅迷人,教室洁净的窗户闪着明亮的光,深吸一口气,有淡淡的叶子的清香,我似乎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学校,慢慢地踱进教室,在接受大家目光洗礼的时候维持浅笑的姿态,微微欠身鞠躬,然后,不紧不慢地走向唯一的空位。我带着微笑向四周的“邻居”致意,然后,回头,笑容在我脸上僵持5秒——那双眼睛,长长的刘海下新月一样的眼睛,如溪水般清澈明亮,却又如远山般飘渺不可及,那双眼睛的焦距似乎在我身上又似乎栖息在很远的地方,那种忧伤和淡漠,那种空茫,像一支箭重重地射在我的心房,莫名的,心疼,无边无际的怜惜像一只密密绵绵的网将我笼罩着,眉间心底,无法回避。

或许女柔软的心房中都藏着一个,公主和她的王子——那个遗落人间的,因为折断双翼而郁郁寡欢,只有遇到人间的真爱,那双冰冷的眼睛才可以看见人间的光明。

小心翼翼的捧着我的童话,虚诚的仰望星空,那最亮的一颗星星,为何你如此如此忧伤,为何你总是闪着幽冷的光?或许没人知道,我总是坐在他斜后方的位置,总是旁敲侧击的打听一切有关他的事,以无意的姿态。我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绕着他转,他的沉默他的忧伤他的隐忍他的自嘲,他挽起的蓝色袖口如一朵盛开的兰花,他修长的手指在书卷上浅浅涉过,他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翅膀轻轻颤动,他蹙着眉,“为什么于你是太容易的事?”“叹——”我一声叹息,却轻轻地和他的叹息声叠在一起,忍不住笑了,空气中似乎有气息相撞的声音,他抬起头,惊讶地看着我,我扬起眉向他点头微笑,他僵硬的点头,我的笑,更加明媚。( 网:www.sanwen.net )

如一段无声的哑剧,以一种沉默的姿态守候,只要他回头,总有那么一位子匆匆收起她满是怜惜的目光,羞涩地垂下眼帘。他先是困惑,浅笑着摇头,然后眉间的折皱更深。我想:我并不奢望你的回应呵,只是小小地希望走进你的世界,带来一点点的快乐和阳光!虽然,我知道,你越来越深刻的凝视另一个女孩子——灵儿,如阳光,像山泉,仿佛天生就是一个快乐的光发体,在山间叮咚而下,带着银铃的笑声。或许,你没有发现,你弯起唇角的频率越来越高,你不会知道,你笑起来的时候很美,眼睛里那抹盈盈的光采很动人,如森林里的一缕阳光,幽丽、明快、跳跃、鲜亮。以至于我来不及心伤就为你高兴。我就希望你一直这么笑着!

那年的,磨山踏青,的东湖,清风徐徐,烟波渺渺,一行垂柳沿着湖的轮廓曲曲折折地蜿蜒而下,沉默的姿态,婉约的风情,柳与湖,让我迷惑这是不是也是最最虔诚的相守?灵儿的笑声像拂过湖面的风在水波上轻轻荡漾着,他静静站在她的身后,手臂上挂着她的背包,望着灵儿,像是一个渴望光明的孩子,我的心一酸,黯然的调过目光。西落的太阳,路过的风,灵儿,他,我,长长的影子斜斜地投射在青石板路上,像个古怪的符号,相等的距离,一如那一株株比邻而居的柳,阿娜风情,空付岁月。“唉!”我浅浅的叹息被晚风吹散,惊讶的发现,原来我也越来越喜欢叹息,是吗,那颗的心如湿了翅膀的蝴蝶,如何还能轻舞飞扬?不禁苦笑:原来我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无私!待回过神,灵儿和他已经走远,只是在花枝的转角,他还是忍不住回头,掠过重重人影,与我的目光遥遥相望,那抹忧虑,是不是为我?一股暖意绽放在我的脸上,我展颜,浅笑如花,他挥挥手臂,示意我快快跟上,莫名的,之后的旅程步履轻灵,笑语盈盈,不理会身边爱慕的目光殷勤的笑脸,只是一径地跟在他的身后,希望在下一个转角会和他追寻的目光相遇。

灵儿的爱情就像她的人一样,热闹而张扬,她的恋爱像一阵快乐的风在教室里旋转。我用小心的目光打量他,他神色淡然,可是下巴绷得紧紧的,如刀削出的冷峻,手上厚厚的一本书,几个小时也没有翻动一页,我甚至有点恨灵儿,谈个恋爱也不能低调点么?那么忧郁的人,她怎么忍心在他的眉间再添折皱?轻轻走到他的面前,他讶异的扬眉,我摆出调皮的样子:“伸出你的手,我送你一样东西!”他迷癫痫患者饮食方面要注意哪些问题惑的望着我,我跺着脚:“快点嘛!”他缓缓的伸出手,“闭上眼睛!”“啊!”他一声低呼,呆呆望着手里的冰块(从矿泉水瓶里倒出来的),我哈哈大笑,他懊恼的望着我,然后,狭促的目光一闪,我大惊,果然,那凉凉的东东就顺着我的背滑了下来,像一条蚯蚓爬过。我瞪着眼,咬着牙,鼓着腮邦,恨恨的表情,他的笑越来越夸张,我的心像张开翅膀的白帆,在蔚蓝的海面上驰骋。他缓缓的停下笑声,深深的凝视我,我有点不知所措,只是心脏不争气的高频率跳动,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动了动唇,我依晰听到半个“谢”的声音,这未出声的音,打碎了我高涨的热情,似是一桶冰淋在火焰上,“哧——”的一声,满目苍凉,一片狼籍,是呦,我终归只是他以外的外人吧?

三年多的岁月,如树叶滑过的琴弦,跳出一行清脆的单音,施施然飘落。面对着留言册,绿色的封面,从淡绿淡黄淡紫到淡粉,彩页里全是幻的颜色,美丽而朦胧,像一本童话,而我心中的王子,他的脸上总是挂着不冷不淡的表情,和人群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似是保护又似隔离。但是,我却明白,从那块“冰”打断我们的哑剧开始,有什么,变得不同,操场上隔着人山人海,我们的目光总能相撞,微笑着相撞,图书馆里总是不期而遇,清楚的记得那个周末,我抱着书走进教室,就看见他斜倚在窗边,双手插在口袋里,灰色的天空,有鸽子飞过,枫树的叶子沁出点点红润,窗外浓浓的秋色染得他的脸如此的萧索和寂寞,他一动不动,除了阵阵秋风轻轻拂过他长长的刘海,沉甸甸的心思攒在紧蹙的眉间,我心中蓦然觉得酸涩苦凄,悄悄坐在他身边的椅子上,陪着他一起看落叶在风中翩跹,飞舞,直至到沉沉的中只看得到朦胧的影。“哈啾——”一阵夜风吹来,我捂着鼻子打了哑哑地一个喷嚏,他回过神,有一瞬间的迷茫,然后,眼睛里越来越亮,如厚厚的云层里透出来的星子,静静地凝视我,我有几分无措,接着,他拉开外套的拉链,轻轻把外套覆在我肩上,“今天是我爷爷的忌日。”低低的声音似是呢喃,温热的气息拂过我的耳朵,我轻轻颤抖,我知道他从小被过继给伯父,周旋在两个不属于他的家中,十岁以后一直跟着他的爷爷一起生活。“谢谢你,一直陪着我。”我愣住了,这似乎是我们第一次以的形式交流,而他的语气是那么那么的温柔,我呆呆地连他是何时离开的都不知道,身上的外套上暖暖的气息告诉我刚才的一切不是梦。第二天我汲着浓浓的鼻音走进教室,桌面上放着一杯热茶,疑惑的打量四周,惊讶地发现他手里和我握着一样的杯子,我眨眨眼睛,他却握着杯子不看我,只是脸上有可疑的微红,放下手里书,才发现抽屉里有感冒药,我一下子怔住了,眼睛被杯子里的雾熏得一片朦胧,迷朦中望着杯子里鼻头红红,脸蛋红红的傻丫头,忍不住唇角飞扬,似乎感冒也是件的事。记忆的场景一幕幕滑过,我轻轻地抚摸着留言册,原来,有关于他的一切我都记得如此的清晰,一枝一叶,如图书馆外墙上的藤,枝枝纠结,叶叶相依,却终归还是要,心中更觉惆怅。

我捧着留言册走到他的面前,用期待的目光望着他。他抬起头,新月般的眼睛从层层雾霭间渐渐清晰起来,乌黑明亮,慢慢地光芒又一点点陨落,忧伤像海藻一样漫延:“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小心翼翼地捧着留言册,还到我的面前。虽是意料之中,心还是那么痛,一跳一跳似在刀尖上舞蹈,心里一片悲戚,脸上却还是挤出笑颜:“你不会以为我喜欢你吧?我只是把你当哥哥一样呀!”他定定地望着我,迷惑中还有一闪而逝的伤痛,是同情么?我转身,泪滴滴滚落,或许,无言的结局,是不是更好?

(二)

“我们来猜湖里1分钟内经过的船只是单数还是双数,好吗?”他白衬衣,牛仔裤,一手搭在我身后的石椅上,一手垂在翘起的腿上,身体向我倾过来的时候十足的压迫感。而此刻,他的眼睛深处有一抹狡黠跳跃着一闪而逝,自半个小时前我被堵在寝室前被他用“陪我走走”开始,我们之间就诡异得不正常,我不动声色地往凳子外面移了移,小心翼翼地问:“为什么?”他无辜地眨眨眼睛,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慢慢地凑近我:“我们来打一个赌吧!如果是单数,说明,你喜欢我!”他漫不经心的四个字像鼓点一样敲在耳膜上,然后又从透过耳膜窜进心里,似一个调皮的精灵,轻率地打开了那个我用来盛秘密的黑匣子,那盒子里放出来的光芒让我有瞬间的迷茫,也彻底清醒,或许这是我唯一坦白的机会,错过了今天我会,我深吸一口气,空气里混着他身上淡淡的青草味,近在咫尺“如果是双数呢?”“那,”他垂下头,似在沉思,我的心一紧,“说明,我喜欢你!”他抬起头,长长刘海下新月一样的眼睛,流光飞舞,那一汪清澈的小溪上瓣瓣桃花飞舞,一片旑旎,渐渐地,飞花旋舞,朦胧一片,我的眼里有温温的液体在流溢,他的滑过我的泪:“傻瓜!为什么流泪?”语气怜惜。我心底迷迷糊糊的想:这算不算毕业馈赠?但另一个声音却在不断的让我乎略所有的怀疑,只在他的温柔里沉溺。湖风轻送,风流云散,金光灿灿,白帆点点,烟波渺渺,杨柳依依,山颠娴能治好吗是眉峰聚,水是眼波横,眉眼盈盈处,欲语还休。

我像是踩在云朵里,云里雾里,除了,指间的温暖,他修长的手指紧紧握住我的,古老的诗经里,绽放了一朵叫“爱情”的花,执手之手,与子偕老,天长地久,地久天长,或许总有那样的时刻,动及的幸福,满满地荡漾心房,流溢在丁香枝上,豆蔻梢头,我的眼底眉梢。

我们仍然隔着人流相视一笑,不约而同坐在图书馆安静的一隅,垂钓安宁与默契。只是,当我从课本中抬起头,换某人狼狈地调回凝视的目光,掩饰性地东瞄西瞄;操场上隔着人山人海,我们都能准确地从人群中找到对方,空气中在凝视的瞬间似乎有电流通过。

幸福似乎就是如此简单,手握一份盛满情意的关怀,纵使脉脉无语,羽毛却乘着风的翅膀,在我的心里译出他的每一份心意,属于我们的秘密。这种沉默似是最坚韧神秘强大的力量,即使语言也变得苍白。

那一天,汽车晚点又晕车,我脚步虚浮地往教室走去。“你怎么这么晚?脸色这么苍白,哪不舒服?”他从花丛的阴影里跳出来,拉着我走进小操场,我虚弱地摇了摇头“就有点晕车,坐一会就好。”他掏出蓝色手帕,把石凳擦得干干净净,扶我坐下“你坐这儿等一等!”我倚着凳子等眩晕感。过一会儿,他跑过来,递给我一杯热牛奶,然后,抽出纸巾,沾着矿泉水,蹲下身子,一点一点帮我擦白裤子上的泥点子,那么小心翼翼。我这才发现原来天下了,小操场没有铺水泥,我的裤子上溅上了泥点子,而他的头发,身上全是半湿的,他在这儿等了我多久?他半蹲着身子,黑黑的发染着水汽温柔在贴在脑后,饱满的额头,微蹙的眉头,如扇子般的睫毛掩住了新月般的眼睛,挺直的鼻子,略显苍白的嘴唇,一场雨,小树林里的栀子花悄悄地撑开洁白的裙,在风中轻轻摇曳,无瑕,芳香淡淡,姿容楚楚,林间的水汽氤氲到我的眼中,丝丝缕缕,又在我的叹息中折回,化作一汪春水在我心中百转千回。多过去,我都能清晰的记得,有那么一位男孩子,蹲在女孩子膝前,在清雅的栀子花香中,如此温柔地甚至是虔诚地替那个女孩子一点一点清除裤角上的泥点。

(三)

凤凰花开,校园里弥漫着别离的气息,忧伤像瘟疫在毕业生中流窜,每每聚餐,总是“对酒当歌,人生几何”,酒气沉下去又化作溢出来,一点一滴地细数旧时情谊。

我在校园里游荡,从图书馆到教室,从教室到微机室到操场,从大道到小径,一遍遍地用脚步去丈量,总想快快展翅高飞,现在,却又感叹太过刻薄,如白驹过隙,茫然伸出手,梧桐树荫中透下几朵阳光,轻柔无力,在我指间跳跃。突然,一双大手盛住了那几朵阳光。他一脸铁青,眉心紧蹙:“怎么笑得这么没心没肺?马上毕业了,天南地北,何时再见?”我仰起脸,微笑“我们拉勾,等我们赚到的第一笔钱一定是买车票去见对方,好吗?”他笑着伸出手和我的小指勾在一起,丝丝缕缕金色光线投影在相连的手指上,似是冥冥之中远古的:天长地久,此志不渝,脑海里居然跳出这几个浓重的字眼。他温热的唇印在我的额头:“亲爱的,幸福于我,如同珍宝,请你,给我机会!”慌乱中挣开他的怀抱,小兔子般逃了出去,未来于青春少艾的我们,似乎太遥远,遥远到我几乎无法承受它的重量。

寝室里几位姐妹依依不舍,于是将六座城市拟了行程,形成闭环的线路,相送最后一程。六位姐妹、各自的老乡、,一行人变得浩浩荡荡。我的心变得空空落落,脚似踩在棉花上,无处着力。他到底不来送送我么?对自己的逃避和任性又兀自懊恼。“你们不介意多一个人加入吧?”熟悉的嗓音响起,他斜倚着梧桐树,白衬衣,牛仔裤,单手拎着背包,眼神淡然。大家自然是欢迎,我闷闷地走在最后,他左手接过我的包,右手握住我的手:“现在开始,不要有压力,让我们往前走。如果,有一天,你的幸福不属于我,我还是愿意放开你,任你高飞!”他的眼睛一直望着前面,可是他的手狠狠地握着我的手指,似是要掐进我的骨头里,话里的恶狠狠地语气不是在商量,而是在——打劫,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青春无限,快乐无限,我们笑着闹着,从繁华的都市到宁静的山村,如碎钻般流淌的车河,温柔的夜毯上闪烁的星光,游乐场、公园、名胜古迹,西湖泛舟、荷畔采菱、田间漫步,风车、纸鸢、河灯,三五知己,一心所系,泛舟烟月,漫步,妙语如珠,击节而歌,何等惬意!或许,有时候,快乐不需要理由,因为快乐,所以快乐。

(四)

喜欢上写信,将或浓或淡的心事装进信封,投递一份相思,收获一份喜悦。

夜幕低垂,华灯初上,窝在藤椅里,听许茹芸的歌,在晚玉的馨香中看信,他的字苍劲有力,只是每个字的最后一笔都微微向左斜,形成一种飘渺的姿态,的神情。

“我在这个世间行走,孑然一身,寂寞是我唯一的相随,一直以为自己心性凉薄,能救赎我的一定是温暖,可是,不知不觉,我却爱上那个有羞涩笑沈阳癫娴病哪家医院好容,安静沉默的女孩子。她像我的影子,不离不弃,却在沉默中动悉了我的一切情绪,她以温柔的姿态守护在我心中唯一的温暖。那个女孩子,她有甜外表,温柔的笑容,可是,她却不知道,她的心里和我一样寂寞,她的心里有一个空间,任谁也触摸不到,而她不知不觉中沁出来的忧伤让人心生怜惜。于是,不得不承认,我们是如此相似,都孤傲难近,踢踏独行,只是,她更擅长用甜美的笑容做掩饰。”

“我在犹豫我在彷惶,什么是爱,我的靠近会给她更大层次的伤害吗?我不知道!因为除了爷爷,我的亲人们,在研修‘爱’这门学问中严重缺席。她含着眼泪,故作轻快的笑‘我只是把你当哥哥一样呀!’哥哥么?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什么呢?!我想握她的手,即使前路迷茫,风雨相煎,我仍要相伴走这一程。”

“什么是爱呢?她的汽车晚点我忧心如焚,她生病我比她还紧张,她迟到我会替她买好早餐,她喜欢学校西角柿子树上最大的柿子,我会趁月黑风高的晚上帮她摘下来,又看她苦着脸吐出来;我会故意装着不会做题,任她教N遍仍保持‘茫然无知’的表情,看她抚额夸张地叹气;我会把她挑食不吃的青椒韭菜通通吃掉;我会在她累的时候借肩膀给她靠,欢笑的时候陪她闹,忧伤的时候紧紧拥抱她,她眨着眼睛问我‘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你可把我宠坏了!’我笑而不答。她不知道,我怕来不及,我要把我想做的,能做的,会做的趁还拥有的时候通通做完。”

“毕业后的三个月,她依约来看我,陪我走我少年走过的路,看我生活的一切,笑得那么明媚,让我觉得一直残缺的因圆满而变得生动。她搂着我的脖子,我背着她从油菜花丛中走过,她的长发一缕一缕地垂下来,轻抚过我的脸庞和脖子,那么温柔,我心里盼着这条路更长一些就好了,最好永远别走到尽头。她轻轻蒙住我的眼睛‘不准犹豫,说出我的十个特征!’‘有一个女孩子,她的眼睛像星星一样明亮,她笑的时候左颊边有一个小小的酒窝,她的眉梢有一颗淡淡的痣,她生气的时候一定要用甜食哄她,她睡着了也蹙着眉头,她一紧张就会脸红,她喜欢看书,她读书用功考试一定要考前三名,她外表温柔内心高傲而倔强。’我一口气说完,她不依:‘还有一个,快点!’‘她最大的秘密就是,虽然从来不说,但是我知道她非常爱慕我!’意料中的拳头落下来,那么甜蜜的力度。这是多久以前呢,恍然如昨,我不知道她还好吗?生活的重担压下来,我才知道自己的天真。从基层做起,四处奔波,傍晚靠着冰冷的墙壁想她,我怎么能让她跟着我吃苦!我!我会努力!”

“最近实在太忙了,没有时间写信,昨天在街道的转角,看到一个背影特别像她,在准备抬脚追过去的瞬间又觉得自己太过可笑,千里之外她可安好?!”

“岁月的风尘掩住了过多的痕迹,一点点的幻灭,我望着镜中的自己,我变了么?”

“我心目中的公主,她是不是应该匹配更加完美的幸福?”

“我的会让她觉得厌烦吗?她那么优秀,她应该有更好的选择,不应该把光阴和青春年华用来等我?我何其自私!三年过去了,我甚至不能买一套好一点的房子,让她衣食无忧!我对自己太没有了,如果伤了她的心,请一定要原谅我!如果她有更好的选择,请……”

我的眼泪掉下来,和他一连串的省略号相得映章,院子里那株海棠,从盛妆到颓废到零落,辗落成泥,冷风翻乱诗集,停在那一页:郎如陌上尘,妾似堤边絮,相见两悠扬,踪迹无寻处,酒面扑,泪眼零秋雨,过了时,还解相思否?还解相思否?的苦苦相逼,的摇头叹息,我又何尝不辛苦?

“叮——”电话响起,窝在椅子里不想动,母亲的声音继继续续传过来:“你还要纠缠我们家女儿到什么时候!我不求你给她锦衣玉食,但是我也绝不会让她吃苦,她天真,你应该知道世态炎凉!三年了,我也不是没有给你们机会!她为你拒绝了多少优秀男孩子,甚至,也是漫不经心,因为她总是想着要到你们那重新发展。你耽误了她多少前程呀?!不要说我残忍,请体谅一位母亲的心,我实在不忍心她离我们千里之外,没人照应!”我冲出门,扑过去,“!求求您!您别再说了!”“我偏要说,你让我们操了多少心,你一向乖巧懂事,就因为他,一再的忤逆我们!你父亲的身体大不如从前,我们含辛茹苦把你抚养长大,唯一的心愿就是看你幸福快乐,我们有错吗?这三年,你天天对着信以泪洗面,担心这担心那,这就是爱情?!”“嘟——”电话挂断刺耳的铃声穿过耳膜刺激到我的灵魂,我打了一个冷颤:我要失去他了!

打电话,关机。写信,没有回音。将电话通过层层转接,握到他的手里却只有三个字“我很忙!”我无语凝噎,他的语气疲惫中带着讥诮:“‘有一天,你的幸福不属于我,我还是愿意放开你,任你高飞!’四年前的承诺一样有效!现在开始,我放开你的手!”“我不要,不要——”电话里的忙音让我心酸:同样的人,同样的话语,为什么?只是时间一点一点在湮灭爱情的痕合肥癫痫病医院权威吗迹吗?我知道他的自尊受了伤,他讨厌我因为我是他狼狈的目击者,他受伤了,所以要以更尖锐的伤害来平衡。因为了解所以更加怜惜,我要给他时间,让他疗伤,三年都过去了,何况现在?

一个星期后,他的电话终于接通了:“怎么了?有事快说!我很忙!”我听见旁边有女孩子的笑声在询问“是谁呀?”他没有回答。“她是谁?”我质问。他沉默了半天,只是用幽幽地语气轻飘飘地回答:“你心里想的就是事实!我累了!我真的很累了!这场声势浩大的追逐和纠缠我们让它就像青春一样一去不复返,好不好?我们,我们各自过生活,并祝彼此幸福,好吗?”“你撒谎!”我平静地指控。电话里传来女孩子的低声的尖叫声,娇笑声,喘息声,呻吟声……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我心中一直以来竖立的丰碑刹那间倒塌,飞溅的石块扎得我血肉模糊,我的眼睛,居然没有流泪。繁华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于我,只是一卷无声的画面,若有若无的秋雨绵绵不休,我在雨中一直走一直走,初见时的心动、捧着童话的少女、默默的守候、欲语还羞的心事、相思的愁绪、花枝转角的回眸一笑、矿泉水里的“冰”心、东湖边的告白、默契的相知相惜,那个帮我擦泥点子的男孩子,那个为我偷柿子的男孩子,那个我教他N遍他仍不懂工程力学的笨蛋,那个陪我放河灯、泛舟烟月的男孩子,那个背着我从油菜花丛中走过的男孩子——记忆真是个奇怪的东西,你越是想忘记它越是清晰明了,像开闸的水,汹涌而来,将我淹没。

(五)

N次相亲未果,别人越是殷勤我越是冷若冰霜。直至一日,那个男子,白衬衣,牛仔裤,长长的刘海,冷淡的眼眸,和心目中的影像竟是如此的相似,他甚至没有多余的言语,只是在我觉得累的时候悄悄放慢脚步,在我觉得冷的时候给我加衣,在每次吃饭的时候点我喜欢吃的菜,在过马路的时候牵我的手,追寻着记忆中的一尾暗香,我迷迷茫茫走进的围城。

镜中的云髻高盘,黑亮的秀发上斜插着一枝百合,桃腮星眸,瑶口琼鼻,长长的纱裙层层叠叠地散落。幻想过无数次出阁的情景如今呈现在眼前,却是如此的不真实。曾经,曾经我们也以为天长地久很近,结果,还是遥不可及。手机响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喂!您好!”可是彼端却是长久的沉默,我几乎可以在五秒内确定,那个人是他,是他!半年了,他终于还是打电话来了,可是,却是这种时候,这种时候!我心凄然。“你可不可以不要嫁给他?”他暗哑的声音传来,似一颗石子,在我心中击起了千层浪,我几乎就要答应。可是抬起眼,看爸妈妈笑语融融地在宾客间周旋,看他带着新郎礼花如沐春风,我才悲哀地发现,我早已不是那个为了爱可以不顾一切的孩子了!我叹息:“我们,回不去了!”“祝你幸福!”停顿一会,似是诀别又似叮嘱,一字一句“请一定要幸福!”呆呆地握着手机,任他的声音像流星一样在我的天空永远的陨灭。

后来辗转听同学们说他报名去了个国外,在落后的国家修建电厂,薪水高却也危险。五年过去了,一天上,有人问:“你所要的幸福是否已如你所愿?”熟悉的感觉扑天盖地的涌来,点开他的空间,有一篇:“人生最残酷的美丽或许就是你可以回头,但你却无法使往昔重来。我一直认为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在宽敞明亮的房子里,坐在藤椅上,温柔的妻子在厨房忙碌,调皮的孩子在庭院里玩闹。可是有一天,我有了房子,却再也看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悲哀的发现自己本末倒置,愚不可及。我亲手放掉了我唯一幸福的机会。”我的心中像不小心打翻了调料,甜酸苦辣,什么滋味都有,我们在最富诗意的年华里相遇,也在现实的洪流中擦肩而过,当事过境迁,回头去看,那些缤纷的色彩终归只成了苍白的岁月残章,空余一袭惆怅。

老公自身后拥住发呆的我:“在想什么?”我转过身,蒙住他的眼睛:“不准犹豫,说出我的十个特征!”“我的老婆,她受委屈的时候会咬着下唇不哼声,她不会撒谎,一撒谎就会脸红,她为人低调却能把每一件事都做得很好,她早上起床第一件事是亲吻宝宝的额头,晚上喜欢在床上看书,最讨厌就是吃甜食,她能做一桌好吃的饭菜,她笑起来左颊上有一个小酒窝,她眉间的忧郁格外地让人怜惜,还有一点,她非常非常地爱我和宝宝,只是她还不知道!”原来,五年,物是人非,我已长大,不管我愿意不愿意。这种变化如大陆飘移般微小,细细地累积慢慢地偏离,却雕刻出人的千差万别,久而久之,时间把它的成果惊讶地呈现你的面前。

老公拉下我的手,紧紧地握住,语气轻柔而坚定:“我爱你!为你,我在佛前求了一千年,才有了这世的姻缘!”我细细地打量他,饱满的额头,浓浓的眉毛,深深地眼窝,琉璃般的眼珠,闪着睿智的光,原来,他们从来就不相同!

他轻轻拥着我,把头埋在我的肩膀上,这一刻,我心平和安详。我想,现在可以肯定的回答:“是的,我想要的幸福已如我所愿,请你,一定要幸福!”

首发散文网:

© wx.llteo.com  钟音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