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足迹(三十八)_散文网

来源:钟音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第三十八章

几天以后,大队召开队长会议,会前,几个妇女队长在一块儿谈论着本队近段的逸闻轶事。

在“叽叽喳喳”的谈论声中,三队的妇女队长突然兴致勃勃地加大嗓门对她们说:“说到新闻嘛,我这里确实有一个特大新闻!”

“是什么重大新闻,快快说出来,让咱们都一饱耳福!”几个妇女队长都不约而同地嚷起来。

“想听嘛,可以,但是,必须有个要求。”

“卖什么关子呀?快说!”没等她说完,大伙等不及了,催促道。( 网:www.sanwen.net )

“那就听本姑奶奶慢慢地告诉你们。”于是,三队长有意地咳了几下,就把方光华如何利用给玉兰打针的机会,猥亵并奸污她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讲得是有板有眼,绘声绘色。几个妇女队长目不转睛地盯着三队长,不时发出“哧哧哧”的嬉笑和追问。

“照这样说,方医生的确是个老色鬼了!这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了!”三队长的新闻刚讲完,四妇女队长便接过了话茬。

“从哪里说起,难道还有比这更大的吗?”其他的几个队长连忙问。

四队长也没回话,只是忍不住的傻笑。

“你说话呀,你!”大伙紧追不放。

“其实几个月前,听说我们队也有一个妇女有个相同的遭遇!”在大伙的催促下,四队长开口了。

“我们队上去年也好像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四队长正说着,一队长插嘴道。

“我们队上也有人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没等一队长说完,二队长把话抢了过来。

几个妇女队长都说队上有妇郑州军海医院好吗女被方光华猥亵和奸淫过,并且不止一次,只是没有道出名和姓。

停了一会儿,三队长不禁发问:“你们刚才说的都是谁呀?”

众队长们你看看我,我又看看你,没有人做声。

突然,她们都不约而同的举起伸着食指的右手,做了个鬼脸,指向对方,故意拉长音调说:“就——是——你——自——己!”

“哈哈”大家心有灵犀,禁不住地大笑起来……

一天上午,学生们上完第二节课,在操场上玩耍,突然“突突突”的机器声由远而近的传进了校园。不多时,一台大轮胎的拖拉机拐进了校园,“咔嚓”一声停在了办公室门前。驾驶室里传出了几声喇叭后,便从车上跳下一个人来,你看他,人高马大,一米八的块头,尽管一身横肉,却不显得臃肿,黝黑的肌肤上闪着汗水,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学生们看见校园有车来,而且来的是一个庞然大物,便好奇的围了过来。

老师们在办公室有的在喝水滋润嗓子,有的在做下节课的准备。邢秀老师听见喇叭声,站起身来从办公室走了出去。

那大汉见了邢秀老师,立即叫了声“邢老师”,即刻伸出手来,向邢秀走去。邢秀老远也伸出了手,笑吟吟地迎了上去。邢秀一把抓住了那大汉的手,把他领进了自己的寝室,“咣当”一下关上了寝室门……

师生们都上课了,好一会,那黑大个才从邢秀的寝室里走出来。他跳上拖拉机。发动机器走了几米远,却又停下车来。黑大个从车上跳了下来,满头是汗,走到车头前,用脚使劲的踩了几下前面的轮胎,又连忙转过身子,从驾驶室内拉来一根皮管,重新启动发动机,给前轮充气。原来在他进邢秀的寝室时,不知是谁把前轮的气给放了。这个玩笑也玩得太大了,要不是黑大个的车上带有充气泵,还不知道会给他带来多大的麻烦呢!

治疗癫痫病去哪家医院比较好好多天以后,人们才知道,那个黑大个是农场机务队的队长,姓刘,人称“刘黑子”,刘队长。当时来找邢秀,是给邢秀家运了砖回家,顺便来学校会会邢秀的。

邢秀老师家与方光华家的情况是大同小异,虽然不像方光华家额外的得到了几千平米土地,但是,家中的姊妹多,姊妹多,人口和劳动力就多,人口和劳动力多,分得的土地就多。天道酬勤,加之政策好,有人有土地,必然就有好的回报,两年下来,也有了一些积蓄,于是,拆掉了老房子,在自家的老屋基上,准备并排新盖七间砖瓦房。三间自己住,三间让给大弟邢龙,中间的一间让居住或者用作储藏室,规划的也算周全。

由于市场经济的格局尚未完全形成,经济的影响没能彻底清除,加上当年盖砖瓦房的人家如后笋般的不断涌现,因此,砖瓦就供不应求,即便开到了砖瓦 ,开提货小票,找运输的车辆也不容易。

为了办事的顺利,邢秀便想到了一个人——当年在顺意小学过的邹美枝,邹老师。邹美枝自从离开顺意小学,便一直在农场子弟学校里教书,其丈夫陆兆安在砖瓦厂做会计。尽管物质紧张,毕竟他在场内工作,开点砖瓦,联系个车辆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这既不违反原则,也能给熟人一个顺手的人情,与人与己两不亏。

当邢秀找到她时,邹美枝二话没说,首先搞定了砖瓦,接着便亲自带着邢秀找到了机务队的“刘大个”,刘队长。

刘队长四十来岁,生有一双儿女,妻子洪氏虽然肤色娇媚,风韵不减,可惜的是,不知是啥病疾缠身,常年离不开药物。刘大个夫妇虽还恩,但妻子的疾病也没让他少丧脑筋!如今邹美枝老师带着一个比自己小近十岁的妇女来求助于自己,尽管不是十分的靓丽,但也不失中年妇女的妩媚。

听完邹美枝老师说明来意,刘大个二话没说,便爽快的答应了此事。“刘大个”眯着眼,瞅一会儿邢秀,高兴地对她说癫痫病如何护理更可靠:“刘某人很乐意的为邢老师服务,只要你信得过,大票交给刘某,砖瓦的问题你就不必操心,保证随叫随到,为邢老师提供全方位的服务。运费的事,等砖运完后再说。”

想不到“刘大个”是如此的爽快,他的几句话让邢秀深受。邢秀站起身来,激动的说:“刘队长的话让本人不尽,认识你刘队长是我的荣幸!既然刘队长这么热情,肯帮忙,那我就在此了!不过话再说回来,你刘队长帮了忙,邢某心中有数,邢某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于是邢秀把砖票交给了“刘大个”,告别了邹美枝,打道回府。

话说“刘大个”也信守,把给邢秀拖砖的事亲自拿在自己的手上,忙里偷闲,每周都要给邢秀运去两车,一不提运费,二不要招待,卸完货后,即刻上车,发动机器,“突突突”的一溜烟似的走了。这的确让邢秀感激不尽!

刘大个钻进邢秀的寝室,是事先约定,是出自内心中的感激,还是春华秋实,投桃报李,是诸多因素的综合!的事情,实在难以说清道明!

张伟家除了实实在在通过抽签分到的土地,不可能得到半分的“黑田”,除了不是“三长”、“四员”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有王文兄弟俩的“把关”。其实,土地多了,张伟和凤英两口子也的确没办法。原因很很简单,其一,是家庭的环境所决定,张伟一家六口人,三个未成人的和一个年逾古稀的老母,张伟在学校,凤英便是这个家中主要的,也是唯一的能在田间作业的人,一个女人家,能把分到的这些地种好就不简单了!其二,张伟是一校之长,他要把更多的精力投入他钟爱的教育事业上,不可能为了自家的几亩地,为了眼前的得失,去影响教育教学工作,去耽误孩子们的学习,耽误自己的前程!不就是一年少向集体交点“三提五统”的提留款项吗?

一切按部就班,张伟照常在学校教书,妻子凤英承担起了耕种承包地的任务。

手术后癫痫用什么药

张伟和凤英虽然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从小就与和泥土打交道,但是在计划经济年代,在那大集体里,大伙每日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一同上工,一同收工,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做什么事情,达到什么要求,自有人为你考虑。大家都吃着不担心的饭,干着不担心的活。

尤其是像张伟、凤英这些在大集体环境中生长的人,根本没有独立的春种秋收的经历,更缺乏农业生产的常识。什么整地呀,浸种呀。育苗呀……在什么时候进行,在进行的过程中需要掌握哪些要领,注意哪些事项等等,涉及到的许许多多的农业生产知识,他俩都一知半解,有的甚至是一无所知。

为了迅速掌握农业生产的知识和技能,使自己很快地由外行变为内行,他俩不得不重新进行再一次的学习和。向老农学习,一方面随时随地地向他们请教四时的农事安排,留心观察他们的耕种和管理经验,并且将老农的经验进行认真的和吸收,指导自己去实践。

粮产区技术含量最高,难度最大的莫过于培育秧苗。常言道:“秧好一半谷。”意思是说,秧苗培育得好,就等于你当年的丰收就已经有了一半的把握了,可见培育秧苗在水稻种植中的重要性。

在培育秧苗中,催芽更是重中之重,联产到劳后,不知有多少人在育秧上吃过苦头,催芽失败后,又去买新种子,第二批没成功,接着育第三批,到后来,自己育的秧苗不够用,只好等到人家把秧插完,去购买人家余下来的秧苗。

相反,在凤英一手地精心操作下,张伟家可从未出现过育秧失败的事情呢!这是什么原因呢?是不是凤英她有什么秘诀呢?其实不然,催芽育种里尽管蕴藏着许许多多的奥秘,但是,要做好这方面的工作,必须一要遵循种子发芽的规律,掌握催芽的技巧,二要严谨细心,一丝不苟。这两条经验中,严谨细心最重要。

首发散文网:

© wx.llteo.com  钟音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