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友情伤人的痛,不亚于爱情校园故事

来源:钟音文学网    时间:2020-09-14




  华灯初上,正映衬了车水马龙。

  她行走在喧闹的街边,拿出手机,看着电话簿里的那个名字,浅浅一笑。摁了删除键。

  时间总让人措手不及,它毫不留情的带走你曾经的欢喜,但也善良的拂去心中无以名状的感伤。

  有些事情尽管让人愁思,仍旧时时去记起,究竟是在自己的潜意识里驻扎太深。

  那年,高一。她还是个小小的孩子。安逸的躲在象牙塔。

  听说已经要开始分文理科班,她问了问同桌会选文科或是理科,同桌笑笑说:应该是理科吧,像我这样不善言语的性子,实在是不适合选文科的。

  她想想,自己看见数字就头疼,应该选文科。

  这个词语,的确很神奇。多年以后的境遇很可能就是因为之前的一个小小的念头。

  她常常在想,如果自己当初选的是理科,便不会遇见她,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百转千回。

  可,遇见了就是遇见了。终究是没有如果。

  她被分到年级最末的班,带班的老师倒是极好的人。她被安排坐在第二排,前座是一个很活泼的女孩,对每个人都是和善的笑容,只是长相一般,看久了倒也觉得很可爱。

  课间的时候,前座的女孩去食堂买了许多小零食,转过身对她说:“后面的,你要不?”她笑笑,摇摇头。虽客气的拒绝了前座的示好,却记住了她的名字,俞锦。

  俞锦真的是一个极易相处的人,好到可以与她那样骄躁的人都玩的很好。

  “左池,我买了两个橡皮,黄色和绿色的,你喜欢哪个颜色?”不知从何时开始,俞锦买东西都买两份,时日久了,左池也接受的心安理得起来。

成都最好癫痫病医院>   俞锦和左池的交情好的全班都知道了,有人调侃说她们简直成了双胞胎。就连上厕所都是一起的。左池听着这样的话,暗自窃喜,她喜欢这样的岁月,就连孤单也是两人一起分享。

  左池的一切都会告诉俞锦,譬如班上的哪个小男生给她发了暧昧的信息,她又偷偷爱慕了哪个英俊的青年。俞锦觉得只是这样说悄悄话太平凡,就买了一个漂亮的本子,开始与左池写交换。

  时光就这样不紧不慢的静好的流转。

  转眼到了高三。在去做早操的路上,俞锦一脸小女人的对左池说:我好想恋爱了。

  左池噗的笑出声来,说:你也不是初恋了吧,干嘛这副羞涩的样子。

  俞锦严肃的说:这次,不一样的。

  左池只当是笑语,她不相信俞锦会有多认真。

  放学后,左池照旧到俞锦家玩了好一会儿,俞锦忽然神秘的说:等会儿有个人要来。

  “不会就是你的新男友吧?”左池作势要走,做电灯泡不是个好差事。俞锦拉住左池,说:“你就在这玩,没事的。”俞锦便下了楼去接人,左池忽然有些期待,俞锦的心上人会是什么模样。

  过了一会儿,有个男子就和俞锦一起出现在左池眼前,左池不敢细细打量,只认为那男子肯定不是学生了,言语动作都显得老成。左池却并没有心生厌恶,毕竟是俞锦喜爱的人。

  “俞锦。我妈妈刚刚打电话让我回家吃饭呢,我就先回去了哦?”左池抿嘴一笑,有些深意的望着俞锦。

  俞锦的神情倒自然,回应道:“那我送你下楼吧。”

  左池怎可打扰别人的大好时光,自然是推辞了。

  那一晚,左池没有像往日一样和俞锦畅谈癫痫病的手术治疗方法是什么样的到深夜,却从心间为俞锦。

  次日,左池来到班上,瞧见俞锦正坐在座位上,正欲调侃她几句,却见俞锦眉间的愁容,

  不由得心生疑惑。

  “怎么啦?不开心?”

  “不知道怎么说。”俞锦只是摇摇头,想是这件事让她有些难堪,左池便没有再追问下去。

  俞锦终究是心里不能藏事的人,还是忍不住告诉了左池。

  “我跟他分手了。”俞锦说这话的时候,眼角低垂,虽极力用很自然的语气说出,但还是让左池觉得心里很堵。“其实之前,也不能算是真正的交往呢。只不过是平时在朋友面前,我们都是以情侣的方式出现,我便以为这就是在一起了。”俞锦说这话的时候,流露出一些的模样。

  左池顿时厌恶极了那个男子,其实本对他了解不多,厌恶大多是源于对俞锦的怜惜。

  年少单纯的情思只怕是被人当做了游戏。

  从那以后,俞锦不再如从前时时在左池面前提起那个人,表面上依然是没心没肺的厮混着青春,笑的依然开怀,左池也希望她是真的释怀了。

  一日放学后,左池收拾着书包,见俞锦接了个电话,说是有人请她去看电影,俞锦面露难色的对左池说:“你陪我一起去吧。”

  “是那个人吧?”左池素来对俞锦甚是了解,看着她那么为难,便猜到了八九分。

  到达电影院门口的时候,左池一眼便看见那男子站在那里,依旧是那么不羁,抽烟的样子倒是对小女生有几分吸引力。

  电影是常见的美国科幻片,左池向来喜爱这样的电影,看的倒是津津有味。那男子坐在左池与俞锦的中间,亦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俞锦似乎已然释怀了过往,时衡阳治疗癫痫哪里好常和那男子谈笑风生,不过只是如朋友那般。

  一场电影总算是看完,那男子先行离去了,俞锦送左池回家的路上,看起来比前段时间开心了许多,按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已经不再看重曾经的纷扰。

  左池听见俞锦这样的话语,也是开心的很。回到家,疲累的倒在床上,手机却响了,是那男子发来的信息,上面的几个字直让左池怒火中烧:我对你有感觉了,怎么办。

  左池在手机上打了一个字:滚。想想还是删除了,回了句:那俞锦呢?

  片刻,那男子回:我只是把她当作妹妹。

  左池默默收起手机,心里想着实在不需再多说些什么。

  之后的日子,男子时常会电话问候左池,左池只是寻常般的回复,她也没有告知俞锦,即使俞锦面上如何说自己已经想开,若真是告诉了,还不知道会怎么难过。

  放学后,俞锦照常送左池回家,路经美丽的公园,俞锦便提议骑电动车去兜兜风,左池嫌手机咯得慌,就顺手将手机放入俞锦的车座。

  兜风回到家,左池想起自己的手机落在俞锦那,就打电话让俞锦记得把手机拿出来。左池没有想到,俞锦会偷看她的手机。或许这真的是天意。

  第二日,左池刚来到班上坐下。俞锦把手机摔在左池的课桌上,只说了句:你真恶心。

  左池瞬时泪如雨下,她不曾想过俞锦会这样对自己说话。那一天,左池一节课都没听进去。

  左池是个倔强的人,没有主动找俞锦说话,倒是俞锦偷偷的给左池的抽屉里放了牛奶,左池只笑着对俞锦说:牛奶是你放的吧。俞锦会心的笑了。

  却没有从此恢复之前的亲密无间。左池大病了一场,在家休养了好一段时间。俞锦却滨州治疗癫痫病最权威医院那家好没有联系过她。回到学校的时候,俞锦显然已经有了新的伙伴A。

  俞锦的新伙伴A也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儿,她们的亲密就像当初和左池一样。左池只觉得像被人狠狠的耍了一遭。忍不住问了俞锦:你和A,玩的很好吗?

  俞锦淡淡的说了一句:朋友和玩伴终究是不一样的。

  左池竟有些宽慰,她想,自己在俞锦的心里,是真正的朋友吧。

  毕业聚餐那天,同学们都欢欢喜喜的凑在一起合了影,左池一个人坐在角落,默默的看着笑得开怀的俞锦,独自离开了。

  从这以后,就几乎没有联系过了,有一次在街上遇见了,左池和俞锦交换了电话号码。没过多久就是俞锦的生日,左池在凌晨十二点的时候对俞锦发了生日的信息。本想多说一些,却不知从何说起。就像俞锦,她也只是回了淡淡的两个字,谢谢。

  时光荏苒,左池几乎要忘却那些过往。无意中进了俞锦的空间,竟看见俞锦马上就要做妈妈了。左池开心的看着俞锦那些牢骚却又甜蜜的,很想对她说好好照顾自己,终究还是忍住了。

  视线往下移,看见俞锦的留言板赫然是A的留言,俞锦回复的是:每次给你打电话你都没接。

  左池忽然就笑了。

  原来当年俞锦的那句朋友和玩伴。左池竟一直以为俞锦说的朋友是指自己。

  想来,倒是自己想了太多,辜负了自己。生日的时候竟也希望俞锦能对自己说声生日快乐。然而终究是等不到的。

  那么,有些,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迢迢年华,总该有些是你不得不放下的。

  青春的作用,就是耗尽倔强,然后历经沧桑。

© wx.llteo.com  钟音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